当代艺术家们如何改造和致敬“包豪斯“”

作者:VA艺术留学2020/07/29点击:44次

VA国际艺术教育

    「包豪斯」,无论你是否关注艺术与设计,这个词可能都不算陌生。

包豪斯新校舍

© ◉ 包豪斯新校舍

    「包豪斯」主张机器时代的简洁风格,强调功能与设计、艺术、工艺的整体性,以打破古典主义的姿态,塑造了理性的思维方式,在工业化的进程中,重新定义了人、产品、设计这三者间的关系。

包豪斯个别设计

包豪斯个别设计

    © 《坐在俱乐部椅(型号B3)上的女人》 (座位上的人是莉丝·贝尔或伊势·格罗皮乌斯) 椅子由马塞·布罗伊尔设计 面具由奥斯卡·史雷梅尔设计 裙子由莉丝·贝尔设计

包豪斯

    ©德绍包豪斯大楼食堂与包豪斯表演剧场 家具由马塞·布罗伊尔设计 天花灯由马克斯·克拉耶夫斯基设计

艺术留学

    ©德绍包豪斯大楼内的大礼堂中的剧场椅子。1926年,由马塞·布罗伊尔设计,材质为镀镍钢管及铁纱线。

艺术留学

    © 1927年,玛丽安·布兰特设计的康登台灯 

    为了纪念包豪斯学校成立一百年,Tecta公司发起了“BauhausNowhaus”活动,邀请多名设计师,重新回到经典,按照一比一的比例,“改写”当年包豪斯的经典家具设计。

    他们发现,出自包豪斯艺术家设计师的经典家具,已经成为几代人日常,而有些当时不太受重视的,今天来看,仍有它“先锋”的那一面。

格罗皮乌斯设计的F51单人沙发初版

©格罗皮乌斯设计的F51单人沙发初版

    展览前言写道的:“包豪斯是充满生命力的,它乐于改变,在100年后的今天,它仍然与时代紧密相连。

艺术留学作品集

关 于 品 牌

包豪斯

    Tecta是一家专注家具设计的企业,在家具领域里,Tecta和包豪斯运动几乎是同义词;包豪斯的创始人之一、建筑学出身的设计师Walter Gropius曾经与Tecta长期合作。现在,这家坐落在德国威悉河(Weser)河畔的家族企业已经传到第四代,它的目标是回顾包豪斯运动,重新审视其理念,发现其中关于现代主义的最有价值的想法和设计,再次开发、改造和利用。

    在Bauhaus Nowhaus项目中,人们可以看到“传统”的另一面——不输当年的活力、不过时的创意和保持开放状态的更多可能性......

    D4俱乐部折叠椅(Clubsessel D4),帆布带与钢管结合成的扶手椅。1926年,马歇·布劳耶(Marcel Breuer)设计的D4扶手椅第一次亮相于世,在产品图册上,它的功能介绍是“尤其适合船上或运动场使用”,同时,也可用在阳台、夏季度假屋、花园和咖啡厅等等。

D4俱乐部折叠椅

©马歇·布劳耶

D4俱乐部折叠椅

1926/27

    这把可折叠的椅子轻便灵活,简约的设计恰好吻合运动式的、露天的环境。“美观与功能性的结合体,布劳耶的扶手椅是对包豪斯的设计理念的一种清晰诠释。

    布劳耶的D4折叠椅从各处吸取了营养,从最早钢管皮革材质的、四腿的瓦西里椅到Hugo Junker设计的最早的飞机转轮,最后到可折叠性的椅子。最终版的椅子简化到只剩最核心的、涉及运动的几个部件——折叠、装好收起,最后便可轻松移动。

    布劳耶重视细节的处理,但设计过程中,他不太重视家具的形式,更重要的是“思考上的准确性”。在一篇里程碑式的论文中,布劳耶写道:“存在着结构和细节上的完美主义,也存在着与之对应的形式和功能上的细致而大气。”毫无疑问,布劳耶属于后者。

艺术留学辅导机构

©Kerstin Bruchhäuser

Clubsessel D4N

    将原本用于工业的钢管应用到家具设计中,布劳耶的这一实践是家具设计史上的一个重要突破。这一革新,或许和他的洞察力有关——如今,人们的生活愈发充满变数,这意味着人们需要简便且灵活的解决方式。

    想要打造一件“带有现代家具元素的设计”,布劳耶采用了金属这种原料,“老式椅子的厚重衬垫被绷紧的织物表面和一些尺寸较小的弹性管夹取代”。

    这意味着椅子的构造不再被藏起来,而是成为带有铬合金光泽的外形的一部分。1980年,布劳耶的D4折叠椅成为了纽约MoMA的永久收藏之一。

(Kerstin Bruchhäuser)

    艺术家Kerstin Bruchhäuser选定D4折叠椅进行改造,她选择了多余的“边角布料”和韩国传统的包装布技术,名叫Pojagi。

    整整三个多月,Bruchhäuser都在将各种织物用Pojagi法进行拼缝,作为对四种基本色的呼应,她选择了黄、绿、蓝和粉色四种颜色。最后,一堆碎布片在她的手中转换成一件美观的艺术品。

艺术留学作品集

©Kerstin Bruchhäuser

Clubsessel D4N (局部和细节) 2018

    Bruchhäuser使用的织物碎片带有地球各地的“基因”:一部分来自Tecta的Lauenförde工作室,一部分来自她在洛杉矶淘到的德国军事背包的材料,蓝色部分则是由曾经的一条牛仔裤和日本和服的材料混合,组成的对称的图案。

艺术留学申请

©Kerstin Bruchhäuser

Clubsessel D4N (局部和细节) 2018

    “当一块布料不符合某处的形状,你可以把它推倒另一个地方,就像拼图一样。这和Breuer的扶手椅有区别,因为它空间很窄,就像扶手。我发现,很多关于这把椅子的座椅设计都不合适,必须更小一点。所以,在第三次试验的时候,我想到了这种对称图案,”Bruchhäuser说,“一个让人激动的对比产生了:这种柔韧的,带有一点点曲线接缝的面料,被安装在笔直的、闪亮的钢管上。”

(Katrin Greiling)

    艺术家Katrin Greiling接到的改造对象是包豪斯另一把经典椅子,格罗皮乌斯设计的F51单人沙发(Sessel F51)。Greiling没有在包豪斯学习过,但她的教育背景(家具设计和家具制作)几乎都是与手工艺有关,她认同包豪斯重新结合工艺与艺术的理念,对她自己来说,手工艺的学习和实践在她之后的设计生涯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们增进她对材料和结构的理解。

格罗皮乌斯 Sessel F51

©格罗皮乌斯 Sessel F51

    在Greiling看来,本身已经成为单人沙发领域一大“符号”的F51,从形式上很难再去改造,她选择专注在表面的可能性——柔软的垫衬物和坚硬可改造的最表层。

    “我将这件家具拆开,看着它,问自己:我如何在这个精确的、构思完整的框架里进行小的改造?将它从它的时代取出来,试着去融入今天的场景,让人们看不出来它已经诞生100年了。”

Katrin Greiling F51单人沙发

©Katrin Greiling F51单人沙发

    Greiling选择了饱和度比较高的红黄蓝三色和现代家居设计常用的深灰色,配上现代沙发常用的布料,作为F51的新“外套”,整个沙发带给人的视觉效果一下年轻许多;而基本形状她没有调整,除了原作的经典外,另一个原因是减少工序——按照原来的模型,结合Greiling时代感很强的外观设计,Tecta的流水线可以直接生产新的F51

Katrin Greiling F51单人沙发

©Katrin Greiling F51单人沙发

    1924年,Erich Brendel设计的M10桌子可以根据需要进行放大缩小,这件节省空间的家具,从今天来看仍是一件符合当代生活的设计。

Erich Brendel  Teetisch M10/Esstisch M10

©Erich Brendel

Teetisch M10/Esstisch M10

    作为早期魏玛时期包豪斯家具工作室的学生,Erich Brendel入学不久便显示出他过人的天赋,因此他成为少数几个能够在校长格罗皮乌斯的建筑办公室当助理的学生之一。

    从校长办公室硬朗而立体,富于现代感的设计中,Brendel获得灵感,设计出一个可卷曲的家具,外形像一个骰子,Brendel给它命名为“茶桌”(Tee-Tisch)。打开侧面的四块板后,像一个花骨朵张开花瓣,“茶桌”马上变成一张餐桌,这一灵感来自一个古老的原型:希腊式十字和四条等长的边,几条边彼此成直角。

M10设计草图

©M10设计草图

艺术留学作品集

©Erich Brendel

Klapptisch M10

Bauhaus Original

1924

    1978年到1981年期间,Tecta和Erich Brendel共同合作,按照原来的图纸再次生产M10;同时,Tecta也按照Brendel的心愿,推出了一款缩小版本的桌子,名为K10沙发桌

    30年后,艺术家Tobias Groß把不起眼的“神秘小盒子”K10改造成一个外观新颖、色彩鲜艳的家具。

    在Tobias Groß的新诠释中,他把Brendel桌子的不可见的属性去掉,换上了透明可见的、颜色丰富的四片“花瓣”。K10沙发桌的表面和四条支撑腿都添加了更多金银丝,一个轻便且灵活的家具就此诞生。

艺术留学作品集

©Tobias Groß

Esstisch M10

艺术留学申请

©Tobias Groß

Esstisch M10

VA艺术留学

©Tobias Groß

Esstisch M10

    在今天,一张桌子不可能像一百年前那样,专门用作的“五点下午茶”桌子,Groß将桌子进一步缩小,改成了一个小茶几——这款体型小巧、颜色简单明丽的桌子,贴合当代家居的气质,在Groß的改造下,从一件有些“内向”的家具成为了一个夺人眼球的存在。

    在艺术的世界里,没有一件作品是“最终版”,换个角度,便永远存在着新的可能性。就像来自波恩的艺术家Tobias Groß对于和Tecta下个合作项目的构想——Tecta弹出咖啡馆。“把可卷曲的Tecta桌子和沙发放进“Tecta弹出咖啡馆”,在这里,没有什么是固定不变的。咖啡馆每小时就会更换一次“造型”,因为所有客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改造——两人桌、四人桌或者十人桌都可以。这会是一个很开心的项目。”Tobias Groß说。

最后再分享一个致敬包豪斯的经典设计

包豪斯的经典设计

(Daria Zinovatnaya)

    来自乌克兰的90后设计师 Daria Zinovatnaya,就是一个天生的「色彩魔术师」。无论是她的工业设计,还是室内设计,都有浓重的 80 年代孟菲斯风格。

VA艺术留学

©ITTEN

    她总能结合大胆的色彩和几何形状,创造出非凡的设计项目,但仔细一看,却又能从她的作品中,感受到高度理性化的视觉效果。

艺术留学作品集

© ITTEN

    Daria 使用了新的形状组合,让整个画面看起来像是某部未来科幻电影的室内场景,应该是在致敬包豪斯色彩大师 Johannes Itten,毕竟连系列作的名字也命名为 Itten。

包豪斯设计

© ITTEN

(MATISSE系列)

(MATISSE系列)

艺术留学作品集

© MATISSE

    MATISSE这个系列包含了椅子与整个室内场景的设计,她运用了基础的几何形状构建出空间,再用线条来突出空间感,色彩的搭配则显得较为灰淡,但仍是相当浓郁。

艺术留学辅导机构

© MATISSE

    三把椅子大风格一致,但仍各有特点,摆放在一起给人一种张弛有序的节奏感。

艺术留学

© MATISSE

CHEROKEE系列)

    这个系列曾获得 2017 年的德国红点设计奖。以深蓝与深红为主色调,细节的部分用浅粉色和珍珠白来点缀,这种渐变的搭配散发出一种性感、深邃二神秘的气息。

VA艺术留学

© CHEROKEE

    几何形体的组合,加之红蓝黄为基调的配色,让人联想到荷兰风格派,从视觉上给人一种高度严谨的秩序感。

艺术留学作品集

© CHEROKEE

艺术留学

© CHEROKEE

艺术留学作品集

© CHEROKEE

UTOPIA系列)

VA艺术留学

©UTOPIA

艺术留学作品集

© UTOPIA

VA艺术留学

© UTOPIA

VA国际艺术教育

© UTOPIA

    Daria 的作品往往有一种试图打破人们对色彩感知的企图,而这种风格也即将成为接下来的设计趋势。

    包豪斯作为现代主义设计的起点,影响了整个20世纪的设计趋势,它以反对装饰、将功能性作为最高追求的原则,让千百年来“设计为权贵服务”的倾向烟消云散,设计走入了大众的日常与消费。

    随后的百年间,从椅子到灯具、从字体到logo、从室内设计到建筑设计…包豪斯的影子无处不在。这期阅读,让我们重回20世纪,感受上个世纪的艺术趣味,忍不住轻叹:100年过去了,现代设计从包豪斯绵延而来,却始终难以超越这最初的模样。        

图文来自网络 

若有侵权立即删除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


文章标签:艺术家,包豪斯,改造,致敬